首頁 » 《幸福到萬家》接近大結局,王秀玉為何原諒萬傳美?編劇有深意

《幸福到萬家》接近大結局,王秀玉為何原諒萬傳美?編劇有深意
2022/07/26
2022/07/26

7月19日晚間,電視劇《幸福到萬家》播出第38集和第39集,離大結局只有最后一集的距離。在最新的劇情內容當中,王秀玉被網絡水軍挖苦是花瓶,沒有學歷,只能靠臉吃飯。王秀玉不僅不回應水軍,而且開始為萬傳美考慮,擔心萬傳美頂替自己上大學的事情被水軍們人肉出來。看到這段戲,很多觀眾是出離憤怒的,甚至于認為編劇和塑造的王秀玉角色,已經成了「圣母婊」。

我也不贊成王秀玉持有這種觀點。但是,我能夠理解編劇趙冬苓這邊創作的意圖是什麼。換言之,我知道趙冬苓持有的人生觀和哲學觀是什麼。這種人生觀和哲學觀,在《幸福到萬家》當中,是普遍存在的。

請允許我先聊一下這段劇情。萬傳美頂替王秀玉上大學,最終兩家和解,賠錢了事。稍后,王秀玉被網絡水軍圍攻,不敢還擊,甚至于不敢解釋,為得就是保護萬傳美。繼而,何幸福找到萬傳美,兩人開始聊天。何幸福的意思非常明確,希望萬傳美能夠說出事實,從而讓自己活在真相當中。

根據大結局已經放出的預告片內容,萬傳美最終說出了真相,還了王秀玉公道。參與頂替上大學事件的相關責任人,應該也被依法追責了。這樣的結局,似乎是皆大歡喜的。但是,細心的觀眾可能會發現,在這部電視劇作品當中,但凡遇到法律糾紛,編劇趙冬苓的態度都是盡量不動用法律,而是能夠私了,能夠調解,最好。

我們可以稱這種創作態度為和稀泥。比如,《幸福到萬家》當中,何幸福家和萬善堂家因為征地問題的官司,最終即使上了法庭,竟然采用的也是和稀泥的調解方式。估計這段戲,讓不少觀眾就已經不滿了。稍后,更是出現了不少的糾紛,編劇的敘事態度上,都是能調解的,斷然不訴諸司法。

關于趙冬苓的這種創作態度,其實是較為典型的「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」的人生觀和哲學觀。比如,在王秀玉被頂替上大學的事情上,編劇給出的最終劇情,便是王秀玉對萬傳美的寬恕。具體的表現方式,就是自己被水軍詆毀之后,不敢回擊,反倒是想到了保護萬傳美。這是較為典型的「寬恕」。

我們不應該輕易的否定這種「寬恕」。編劇采用這種敘事態度,我能夠理解。「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」是目前世界上較為流行的一種學術講法。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曾出版過一套叢書,其中便有一本名為《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》。這本書,把當下一種「寬恕」思潮講的比較透徹了。這本書,是南非的德斯蒙德·圖圖所作。

圖圖是南非的大法官,英國坎特布雷大學教會法規博士、哈佛大學法學博士。在《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》這部書當中,講的便是他在法學上的一種具體認識。南非歷史上,曾有著白人和黑人之間不可調和的矛盾。圖圖則是黑人,受盡了屈辱。南非進入曼德拉的新時代之后,黑人翻身得解放。這個「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」的理念,便是圖圖在當時的特定年代當中提出來的。

因為在曼德拉執政之前,南非的白人們對黑人犯下了太多的罪行。但是,曼德拉政府執政之后,面對了如何解決這種犯罪的問題。如果對這些犯罪依法追究,可能會造成南非社會的分裂。這個時候,大法官圖圖提出了「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」的理念——犯罪者,承認自己的罪責,并且真誠道歉,便可以免除責罰。

那些曾經扇圖圖大嘴巴子的人,也前去懺悔,圖圖在選擇原諒,不追究這些人的法律責任了。曼德拉執政之后,南非在很多法律事件上,都采用了這種懺悔既原諒原則。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的這本《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》,便是南非的圖圖寫的經過和認知。

在《幸福到萬家》的敘事當中,編劇趙冬苓采用的,便是圖圖的「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」的原則。所以,在這部電視劇當中,只要犯罪者、犯法者去道歉,尋求原諒,另一方就基本上進入到了寬恕狀態。這種劇情,尤其體現在了萬傳美家的道歉和王秀玉這邊的原諒上。趙冬苓復刻的,便是德斯蒙德·圖圖的「辦法」。

目前,在國際司法、國際學術方面,對于德斯蒙德·圖圖的這種「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」的理念,有支持的聲音,也有反對的聲音。這種理念,目前并未完全達成共識,依舊是具備司法學術討論價值的。而且,圖圖的這種理念,需要建立在具體的南非歷史背景之下。

對于趙冬苓在《幸福到萬家》當中的這種「寬恕」式敘事,我明白她的深意,她作為有人文素養追求的老年編劇,希望能夠通過這種「寬恕」來化解社會戾氣。但我作為中年觀眾,中年劇評人,我不支持電視劇采用趙冬苓這種「寬恕式」的敘事。還是那句話,圖圖的經驗,適合已經爛成一鍋粥的地區。而《幸福到萬家》當中,真的沒有爛到需要「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」去救場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