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歲女子為救病弟,穿婚紗站街上「出售自己」,感人親情還是道德綁架?引網友兩派戰

比肩魚 2022/06/17 檢舉 我要評論

國人對于婚姻有著一定的追求和重視,覺得這是大部分人一生的重要環節之一,因此對結婚的物件有著一定的標準限制。

但在現代文明高速發展的今天,仍舊可以看到有人身著婚紗、獨立街頭,只為了「出售自己」。而這件看似荒誕的事件背後,卻是一顆炙熱、滾燙的親情之心在生機蓬勃地跳動。

黃習菊和黃習超

交錯的人生

2015年的1月24日, 24歲的黃習菊身著白色婚紗,巨大的裙擺之上鑲嵌的碎鑽和珍珠映著日光,可在她的臉上卻少見喜悅,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憂愁。

她不是等待王子,與其攜手走向幸福的「白雪姑娘」,而是為了親人,肯接受千夫所指的「木蘭」。在她雙手托起的一紙告示上,將一切都清清楚楚地寫了出來。

黃習菊出生在貴州省畢節市織金縣的普通家庭之中,這個家庭有多普通呢?她父母皆在,上有為人和善的大姐照顧,幾年後又多了可愛的弟弟。

黃習菊穿著婚紗和弟弟一起

這個家庭就如同千萬個中國家庭一樣,在日日的辛勤和努力中將自家的生活變得更加豐富多彩。

漸漸地,黃習菊長大、學習、成長,她成為了一名大專學生,畢業後又進入了縣裡的醫院工作,家中情況雖然不是大富大貴,但好在弟弟爭氣,考上了大學,全家的生活也都更加有了盼頭。

可命運就是愛與這些普通人開玩笑,它看起輕描淡寫的一筆,卻會讓這個普通家庭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。在2011年,弟弟黃習超剛剛進入大學生活不久,那時的他還未曾有大學生的視角來看待這個世界,變故便猶如藤蔓般攀上了他的身體。看著檢查單上血液病的診斷結果,他一瞬間弱小得像個孩子,而這時他能想到的最有力後盾,就是自己那個普普通通的家。

但這個家庭終究太過普通,原本就不算豐厚的家底在病魔的吞噬下更顯單薄,短短的一段時間內,這個家庭便已經是家徒四壁。父母為了能夠進一步地幫助黃習超治病,已經把家中所有有價值的、能出售的東西賣了個七七八八,可這些與醫藥費上的數字相比,仍舊是杯水車薪。

拋去其他因素不談,光是駭人的手術費就已經讓這個家庭深感無力,更別提後續的藥物治療和長久的醫療支出,這些都讓這個家庭看不到希望,也許在無數個深夜裡,黃習超都在為自己的病而感到自責。

可即使是這樣,這普通的一家也沒有想過放棄。

黃習超和黃習菊

苦難專挑苦命人

在骨髓移植手術後,黃習超仍舊需要接受長時間的藥物治療才可以達到完全康復的目的,而這些支出對于這個家庭而言,仍舊是一筆不敢直視的賬。

除卻這些外,一旦黃習超出現了術後排異反應,那麼醫療支出就需要再次增加,這對于黃家而言,將是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。

然而在2014年的4月份,黃習超被診斷出嚴重的系統性硬化症,這也是排印反應的具體表現之一,而這也就意味著,想要黃習超平安無事,就需要依靠著足夠的經濟基礎來支援,可這對于黃家而言,可以算是「舊賬未清,又添新賬」。

但好在家中父母尚在,一切都還有機會,只要心中希望不滅,總有機會。然而,令全家人意想不到的是,在黃習超身體還未完全康復的時候,家中照顧所有人的母親也出了事。

自黃習超生病開始,家中就是母親在照顧所有人,連續幾年的勞累早已經讓她身心俱疲,也正是因為這份疲憊,讓她摔了一跤,而這一跤也讓她原本就不好的身體急轉直下,不久便撒手人寰,這讓這個家庭雪上加霜。

黃習超無比自責,他覺得自己是這一切悲劇命運的始作俑者,因此他也多次和家人要求放棄自己,但全家人都不認可這種做法,如今母親去世,更加堅定了一家人要拯救黃習超的想法。

但家中的頂樑柱之一已經倒下,面對每週幾千元的醫療費用,一家人都是眉頭緊鎖,萬般無奈之下,黃習菊選擇了身著婚紗,到火車站高調徵婚的方式來為弟弟籌集醫療費,這也就有了文章開頭的一幕。

那一日的高鐵站旁,黃習菊和黃習超都在,黃習菊身著婚紗站在人群之中,弟弟則身穿病號服帶著帽子用以掩蓋自己的病容。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幾天,可惜他們仍舊未能等來那個能夠幫助他們的人。

黃習菊、黃菊超被記者圍住

為了讓別人相信自己,黃習菊每次都會帶上弟弟的病歷、診斷書,還特意要來了醫生的名字,讓心存懷疑的人進行查詢,這些都可以證明這一家人確實被逼到了絕路之上。

對于徵婚物件的條件,黃習菊自己也沒有過多的要求,對于她而言,只要可以承擔起弟弟的醫藥費,能夠讓自己的家庭再一次步入正軌就可以。黃習菊的高調徵婚行為很快吸引了人們的注意和關注,圍著他們姐弟二人的人也越來越多。

儘管「出售自己」的徵婚方式未能取得其所想要的結果,但仍舊幫助黃習菊一家獲得了足夠的關注。

幸得幫助

有很多種聲音出現在黃習菊的身邊,其中既有支持者,也有反對者。

支持者覺得黃習菊是為了親情與責任才做出這樣的事,這是其美好性格和善良本質的體現,也是能夠起到良好社會導向作用的事件,因此他們給予黃習菊無限的支持和寬容。

另一種聲音則認為黃習菊的所謂「徵婚」就是一種高調的炒作,是利用了公眾的同情心來進行道德綁架。

同時她的行為也存在一定的不當之處,既造成了火車站周圍的人員聚集,留下了安全隱患,也在無意中傳播了不良的價值觀,是一種對婚姻和個人意志自由的輕視。

但無論世人如何看待這件聽上去略有些匪夷所思的事,它所帶給黃習菊一家的幫助卻是有目共睹的。

黃習菊和黃習超

在確認了黃習菊一家的情況屬實後,當地社會救助局展開了積極的幫扶工作。黃習菊所在縣的社會救助局人員遠赴昆明為黃習菊一家人雪中送炭。

在發放救助金的同時將各種救助、扶貧政策進行宣傳,讓黃習菊一家人看到了未來的希望,同時又對其進行積極的鼓勵,讓黃習超配合醫生治療,期待其早日返回校園。

在多方的幫助下,黃習菊一家先後獲得了來自于不同部分和組織及個人的説明,當地政府機關也給予其較多的關係。 被病魔困擾的一家人終于守得雲開見月明,在他們的生活裡,那些溫暖的陽光再一次緩緩投射了下來。

人世間的苦難就好似一座座讓人深感渺小的高山,它們橫亙在無數人的生活裡,用寬闊的身軀狠狠的遮擋住那原本就微弱渺小的光芒。但好在人世間除了苦難還有人,還有為了陌生人敢于伸出援手的人,還有為困苦百姓提供幫助的人,最可貴的是還有為了親人願意接受千夫所指的人,他們一同讓涼薄的世間多了些許溫情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