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《唐伯虎點秋香》幕後故事,原定女主是王祖賢,鞏俐一直不在狀態

《唐伯虎點秋香》幕後故事,原定女主是王祖賢,鞏俐一直不在狀態
2022/11/13
2022/11/13

90年代的香港影壇,周星馳是一個繞不開的名字,在那些年裡,他的風頭一時無兩,即使「雙週一成」的另外兩位,也很難在票房上對他產生威脅。

在那個周星馳拿票房冠軍猶如家常便飯的時代,作為無厘頭喜劇的開山鼻祖,1993年的《唐伯虎點秋香》可謂是集大成之作。

這一年,《唐伯虎點秋香》以4017萬港幣的票房,奪得該年度香港票房冠軍,時至今日,在豆瓣上擁有8.6分的超高評分。

有人專門統計過,這部電影是歷史上重播次數最多的電影之一,很多觀眾反復看過幾次甚至幾十次,對其中的臺詞倒背如流。

很多驚鴻一瞥的配角,也在觀眾腦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《唐伯虎點秋香》能獲得如此大的成功,不僅僅因為劇本過硬,演員表演精彩,其實它的幕後故事同樣精彩紛呈。

周星馳第一次以導演的身份出現,是在1994年的《國產淩淩漆》,然而,在他當演員的時候,就經常提出很多天馬行空的想法,直接干預電影的創作。

以至于後來有很多人攻擊周星馳的時候,把他當「太上導演」作為一條罪狀。

多年以後,在片中飾演華夫人的鄭佩佩參加訪談節目,被主持人問到,《唐伯虎點秋香》這樣一部充斥著濃郁無厘頭風格的喜劇,到底是不是周星馳導演的。

鄭佩佩回答說:「其實等于是他導的。」

這一句話,證明了周星馳對這部電影的貢獻,絕非僅僅是演員那麼簡單。

雖然電影的署名導演是李力持,但以當時周星馳在影壇的地位,很多事情都是由他拍板,李力持更多的只是擔任執行導演的工作。

《唐伯虎點秋香》的故事腳本借鑒了1969年上映的香港電影《三笑》,故事大概講述了風流才子唐伯虎在廟中偶遇太師府的丫鬟秋香,對她一見鍾情,經不住她三笑留情,自願隱瞞身份,賣身為奴,到華太師家當下人,趁機接近秋香。

《三笑》講述的是一個才子佳人的故事,而當時周星馳的無厘頭風格已經日趨成熟,要對故事進行一種後現代主義的顛覆,就必須進行大膽的改編。

江南四大才子這個組合,在明代曾風靡一時,在人們固有的印象中,應當是四個風度翩翩的佳公子。

然而,到了這部影片中,不僅作為主角的唐伯虎有了誇張的改動,其他三大才子也進行了非常娛樂化的塑造。

尤其是祝枝山一角,劇本給他賦予了大量詼諧搞笑的戲份,成為整部影片極其重要的搞笑擔當。

無論是影片開頭的全身潑墨作畫,還是後半部分與石榴姐的奔放演繹,都給觀眾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。

其實在一開始,劇組為祝枝山挑選演員時,第一人選並非陳百祥,而是千面影帝梁家輝。

當時梁家輝剛剛開始嘗試喜劇風格,並且憑藉喜劇片《92黑玫瑰對黑玫瑰》奪得了金像獎影帝,無論是演技還是風格,都很符合角色的需要。

然而,當劇本遞到梁家輝面前,他剛翻了兩頁,就發現祝枝山需要脫光衣服全身潑上墨水,還必須本人出演,不能用替身,當即就表示拒絕。

這樣一來,劇組才找到了陳百祥。

陳百祥看過劇本以後,同樣對全身潑墨的戲產生了猶豫,還專門將自己的顧慮告訴了周星馳。

周星馳為了拉陳百祥下水,只好騙他說那些墨水很好洗,三兩下的事。

聽了星爺信誓旦旦的保證,陳百祥這才打消顧慮,脫光衣服,拍了這段誇張的戲份。

當陳百祥拍完戲以後,才發現潑在身上的墨水根本洗不掉,他躲在浴室花了整整四個小時,才洗得勉強能夠出來見人。

因為這件事,陳百祥對周星馳耿耿于懷,以致多年以後他與星爺分道揚鑣還頗多微詞。

這就是周星馳歷來被人詬病的地方,他的心中只有電影,一切只為了追求更好的螢幕效果,在為人處世方面,的確稍有欠缺。

在《唐伯虎點秋香》中,有一個出場僅僅幾秒鐘,卻讓觀眾念念不忘的配角,那就是如花。

如花的扮演者叫李健仁,是周星馳在聖馬利奧中學的同桌,兩人的關係非常要好。

如花這個角色,不僅出現在《唐伯虎點秋香》中,在《武狀元蘇乞兒》、《九品芝麻官》等影片中,也有過短暫的出鏡,他成為周星馳電影的一個重要符號。

為了襯托出唐伯虎在情感上的空虛與窘迫,周星馳讓李健仁女扮男裝,坐在橋頭當「背影殺手」。

按照橋段設計,李健仁背對鏡頭坐在橋頭,周星馳走上前去一拍他的肩膀想要搭訕,接著他再轉過身來,通過出其不意製造喜劇衝突。

哪怕實現周星馳已有心理準備,但看到鬍子拉碴的李健仁一個驚悚回頭,他還是嚇得不輕,以至于忘記了下麵的臺詞。

為了減輕這種驚悚的效果,周星馳特意給李健仁設計了一個小拇指挖鼻孔的動作,這樣他的手就會擋住半邊臉,不至于一下子嚇壞觀眾。

從此以後,挖鼻孔成為了如花的一個標誌性動作。

李健仁混跡演藝圈,一招鮮吃遍天,僅靠女扮男裝和挖鼻孔就能逗得觀眾捧腹大笑。

作為一名演員,李健仁的戲路窄到只能演如花這一個角色,也是讓他哭笑不得。

電影中,華夫人的扮演者鄭佩佩是一位成名多年的打星,早在60年代,她就因為《大醉俠》、《鍾馗娘子》等電影,被譽為武俠影后。

到了70年代,鄭佩佩因為結婚懷孕而選擇了暫時息影,但當她重回影壇時,由于電影風格變化,新人輩出,她的名氣已經大不如從前,只能飾演配角。

《唐伯虎點秋香》準備開拍之際,謀求轉型的鄭佩佩找上了劇組。

周星馳是李小龍的忠實粉絲,而鄭佩佩與李小龍是同期的武打明星,他一早就很仰慕這位女俠的風采,于是一口答應下來,將華夫人這個角色給了她。

作為一名功夫明星,又上了年紀,鄭佩佩對出演無厘頭喜劇有些忐忑,但好在她絲毫沒有前輩架子,在影片中很放得開,與年輕人們打成一片,呈現了極佳的喜劇效果。

通過成功塑造華夫人一角,鄭佩佩的名氣得到極大提升,接到了大量通告,可謂迎來了事業第二春。

多年以來,鄭佩佩一直對周星馳心存感恩之心,每當聽到有人詆毀周星馳時,她都會站出來替他說好話。

相比于那些被周星馳一手捧紅,到頭來反咬一口的人,她的表現更受大眾喜歡得多。

飾演對穿腸的穀德昭,實際上並不是專業演員,而是一名出色的編劇,他並不屬于《唐伯虎點秋香》劇組,而僅僅是因為與周星馳私交很好,才常常為他出謀劃策。

在賣身葬父的那一段,有一隻蟑螂出鏡,整個劇組都在思索怎樣讓喜劇效果更加強烈,連向來鬼點子很多的周星馳也一時沒了主意。

突然穀德昭靈機一動,他提議給蟑螂取個名字叫小強,用擬人化的手法來突出一種意想不到的喜劇衝突。

周星馳聽完大喜過望,立即採納了這條建議。

正是這部電影的成功,讓所有蟑螂都有了小強這樣一個親切的稱呼。

由于一時沒找到對穿腸的扮演者,周星馳便讓穀德昭頂上,一場吐血的戲份,拍了整整兩天。

那種嘴裡一直含著糖漿的滋味,讓他非常難受。

電影上映以後,對穿腸這個角色給觀眾留下了極深的印象,但也讓穀德昭的老東家發現他與周星馳暗通款曲,最終將他炒了魷魚。

穀德昭沒了工作,便心安理得地跟著周星馳混,後來在《食神》中扮演過反派唐牛。

在影片中,那位身上紋著左青龍右白虎的老師,實際上也大有來頭,他的扮演者叫做黎彼得。

黎彼得是香港著名的流行音樂填詞人,曾與林子祥、許冠傑、羅文等樂壇大咖有過密切合作。

此前在《望夫成龍》、《武狀元蘇乞兒》中,他都有過出鏡,這一次是他與周星馳的第三次合作。

華府的武狀元扮演者是梁家仁,他的出現,對于周星馳來說有著非常特殊的意義。

在1982年的電視劇《天龍八部》中,梁家仁飾演男主角蕭峰,而周星馳還是個跑龍套的,扮演一個沒有名字的士兵。

在劇中,周星馳剛想開口說話,便被梁家仁揮手制止,然後將想說的話咽在了肚子裡,就這樣結束了一場沒有臺詞的表演。

十多年以後,周星馳已經大紅大紫,梁家仁則反過來給他當了配角。

這種小人物逆襲式的轉變,讓普通人又感受到了夢想的力量。

就連武狀元隨手掏出的那幅搞怪的漫畫,其實也大有來頭,它出自香港著名漫畫家甘小文之手,寥寥幾筆,就勾勒出了令人捧腹的喜劇效果。

華太師的扮演者是樂壇宗師黃霑,他一生創作了超過2000首歌曲,《上海灘》、《滄海一聲笑》等作品更成為不朽的傳世經典。

飾演石榴姐的苑瓊丹,在片中完完全全是個丑角,尤其是塗著血盆大口一樣的口紅,嚇得觀眾一陣哆嗦。

實際上,苑瓊丹稱得上是一位美女,出演這部電影時也才29歲,正是青春正好。

讓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,她演了那麼多美女角色,最後讓觀眾記住的,卻是風華絕代的石榴姐。

江南四大才子中,有一位是吳鎮宇,他曾與周星馳一起跑龍套,當周星馳大火以後,他沾光在片中飾演了一個角色,並且還被賦予「男同」的搞怪人設。

唐伯虎家中八位妻子,其中的老大是周星馳主持少兒節目《430穿梭機》時的同事,有「靚絕五臺山」之稱的藍潔瑛。

後來在《大話西遊》中,藍潔瑛也有過非常精彩的表演。

可惜的是,她後來的結局非常悲慘,如今已香消玉殞。

華府春夏秋冬四大丫鬟中,飾演夏香的是TVB最紅的女星宣萱,不過當時她的名氣還不大,在片中算是跑了個龍套。

電影中闖入華府的四個淫賊,是惡搞《射雕英雄傳》的設定,四人分別叫東淫、西賤、南鹹、北濕。

其中飾演西賤的是姜皓文,他後來成為香港影壇著名的綠葉,在配角的崗位上發光發熱,演技備受觀眾認可。

唐伯虎剛到華府當低等下人時,編號9527,這在香港是一個隱晦的粗口諧音。

這串數字最早出現在周潤發的《監獄風雲》中,到了《唐伯虎點秋香》中,周星馳將它發揮到極致,哪怕聽不懂粵語的內地觀眾,也覺得這串數字莫名地充滿喜感。

說完了這麼多配角,下面就該說一說這部電影的女主角鞏俐了。

1990年,周星馳主演的《賭聖》和《賭俠》成為香港該年度票房的冠亞軍,他也因此一夜之間紅遍香港。

從此以後,周星馳的事業迎來了蓬勃的發展,成為影壇炙手可熱的男明星,同時合作的女演員級別也越來越高。

從張敏到梅豔芳,從邱淑貞到林青霞,幾乎圈中有名的女星讓他合作了個遍。

在為《唐伯虎點秋香》挑選女主角時,周星馳一開始便想到了王祖賢。

因為一部《倩女幽魂》,王祖賢紅遍香港,後來又在《東成西就》中展現過不俗的喜劇表演功底,這樣靜若處子、動若脫兔的女演員,正是無厘頭電影女主角的最佳人選。

然而,當劇組聯繫到王祖賢時,事業如日中天的她檔期排得滿滿當當,其中就有與劉德華合作的《賭城大亨》系列。

當時能與周星馳合作,是很多女星夢寐以求的事情,無奈王祖賢合約在身,只能婉拒了劇組的邀約。

就這樣,王祖賢錯失了與周星馳合作的機會,兩人只在群星電影《豪門夜宴》中有過短暫同框,這對于很多影迷來說都是一種遺憾。

沒能請到王祖賢,于是劇組又將目光瞄在了鞏俐身上。

1987年,鞏俐因為一部《紅高粱》聲名鵲起,之後又拍攝了《菊豆》、《大紅燈籠高高掛》、《秋菊打官司》等經典電影,在影壇佔據一席之地。

然而,內地的電影市場剛剛起步,商業片遠遠不如香港的蓬勃發展,演員的收入也非常微薄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想要賺錢的鞏俐來到香港,與周星馳合作了《賭聖2上海灘賭聖》。

雖然這也是一部喜劇片,但鞏俐在片中只負責美,自然有其他人做搞笑擔當,合作還算愉快。

到了《唐伯虎點秋香》中,作為一部所有人都極盡癲狂的無厘頭喜劇電影,當鞏俐被要求進行喜劇演繹時,她就感到極為不適應了。

當時,鞏俐剛剛因為《秋菊打官司》摘得了威尼斯金獅獎,在國際影壇大放異彩,猶如黃袍加身。

在此之前,她出演的電影大多都是聚焦底層人物苦楚的極度現實主義,突然讓她來出演無厘頭喜劇,她的思維很難轉換過來。

作為正規表演系科班出身,鞏俐學習的是傳統的戲劇表演方式,每當周星馳提出誇張搞笑的表演風格時,她會出于本能地拒絕。

當唐伯虎表演了一段激烈的架子鼓以後,華夫人以及其他丫鬟的頭髮都豎了起來,唯獨鞏俐一人妝容精緻。

這並非導演的故意安排,而是在周星馳等人苦口婆心的勸說下,鞏俐拒不配合,最終妥協的結果。

當秋香被奪命書生的面目全非腳打成豬頭時,導演安排給鞏俐化一個豬頭妝容,但她抵死不從,還認為這是劇組在故意惡搞她。

最後導演只好妥協,挑選了一個胖胖的女孩來給她當替身。

由于鞏俐的多次不配合,最終很多本應在秋香身上的搞笑戲份,只好由華夫人來承擔。

鄭佩佩沒有任何架子,反倒演得非常出彩,讓觀眾讚不絕口。

周星馳後來說,作為演正劇出身的鞏俐,一直想要尋找一個藝術與搞笑的平衡,她擔心過度惡搞歷史人物,會引來觀眾的不滿。

在拍攝期間,鞏俐還給張藝謀打電話,稱自己完全無法理解周星馳的這種表演風格。

張藝謀安慰她,讓她全身心放開,跟隨他們的節奏去走,慢慢就會發現很有意思。

周星馳也不斷給鞏俐做思想工作,成喜劇表演也是藝術的一種,能把觀眾逗笑本來就是了不起的成功。

遺憾的是,一部影片的拍攝週期很短,鞏俐還沒來得及融入到電影的氣氛中去,拍攝便已結束。

多年以後,鞏俐在接受採訪時表示,她很後悔沒有像其他演員一樣,放開手腳瘋瘋癲癲地表演,如果還有機會表演無厘頭喜劇,她一定會好好演。

實際上,鞏俐有所顧慮也情有可原,畢竟她一向是以文藝女星的人設示人,拍張藝謀、陳凱歌等人的電影才是主業,來拍喜劇只是玩票罷了。

要是一下子讓人設崩塌,從文藝女星變成了諧星,那就得不償失了。

也有觀眾認為鞏俐這樣演繹秋香挺好,有別于其他人的瘋瘋癲癲,正好凸顯了出淤泥而不染的女神形象,更符合夢中情人的標準。

不能說鞏俐的做法是錯誤的,因為她畢竟是內地演員,思想和生活環境與香港演員不同,少了一些勇氣也很正常。

從這部電影以後,她與周星馳再也沒有過合作。

事實也正如鞏俐的擔憂那樣,《唐伯虎點秋香》上映以後,雖然收穫了高票房,但由于對歷史人物的大量惡搞和戲說,劇組遭受的抨擊是大于誇獎的。

直到幾年以後,社會風氣逐漸開放,觀眾變得越來越包容,這部電影才成為經典。

哪怕直到今天,周星馳這種誇張大膽的表演,依然不被一些持傳統觀念的電影人所接受。

面對質疑,周星馳從不為自己爭辯,也許,他在電影中的臺詞就是最好的答案。

別人笑我太瘋癲,我笑他人看不穿,不見武林豪傑墓,無花無酒鋤作田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