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《知否》原著:長柏海氏的孫女盛小四,盛家最高嫁的姑娘

《知否》原著:長柏海氏的孫女盛小四,盛家最高嫁的姑娘
2022/09/08
2022/09/08

長柏海氏夫婦膝下有七個孫女兒,除了因嫁與齊小二而為讀者熟知的盛小六,其實最高嫁的是盛小四。

小四是長柏第二子的姑娘,二兒子醉心學問,論做官,反而不及三弟。

大約受父親影響,在七個孫女中,小四的詩詞最好。

那年在福陽長公主府開的賞菊宴中,盛小四以一首五言絕句得了不少誇讚,回來後卻叫祖母海氏訓了一通,被罰抄了三個月佛經和女戒。

海氏出身書香清貴人家,她不見得相信「女子無才便是德」這類鬼話,但她絕對推崇女孩子不該在外顯擺詩詞學問。

更何況人家公主擺明瞭是想叫自己閨女出風頭,特意請那書呆子的三皇子來聽,湊的是表哥表妹好作伴,盛家姑娘去搗什麼亂?

長柏最不喜女孩子吟詩弄畫,而海氏不喜女孩子在外招搖出風頭,緣于當年盛家出了一位通曉詩詞的妾室,教養得女兒也吟詩作畫好出風頭,既不精女紅,亦不修婦德,居然自己出門去找郎君,眾目睽睽之下不知檢點,雖最後成就了婚事,卻至今還偶有人拿出來磨嘴皮子。

盛小四此番受罰,那是緣于老盛家沉痛而深刻的歷史教訓。但小四出的風頭,並非全然無益,後來她果然嫁了三皇子為側妃,焉知不是她的五言絕句給三皇子留下了輾轉反側的印象?

盛小四當然不是品性完美的女孩子,她有她小心眼兒的一面。

那年元宵,齊老公爺到盛家一起過節,長柏便叫闔府的兒孫來給老公爺磕頭行禮。誰都沒想到,老公爺會注意到穿著大紅衣裳、梳著兩個圓胖鬏鬏的胖丫頭——長柏最沒出息的第四子阿歡的庶女盛小六。

老國公慈祥地拍著小六的肥豬蹄,一句句問她多大了,讀什麼書,愛吃什麼,待知道她行六時,老國公尤其高興,連聲道:「好好,六六大順,好!」

小六在外人前其實不大會說話,老國公問一句她答一句,又呆又木,偏老公爺待她極耐心,笑眯眯地聽她磕磕巴巴說著傻話,臨走前,還掏了塊巴掌大的羊脂玉牌給她,玉牌通體剔透,潔淨溫潤,小女孩們雖不識貨,但從長柏三兒媳的倒抽氣聲來判斷,應該相當值錢。

此後齊老國公每回來盛府,必要見小六,每見必給見面禮——嶺南的紅犀角筆管、拇指大的海南珍珠、范大成制的紫雲石硯臺,關外雪嶺的大東珠……

于是一眾異母姐妹以及堂姐妹犯了嫉妒,盛小三尖酸刻薄地說小六「醜人偏作怪」,還有什麼「這樣肥蠢,簡直丟盡了盛氏的臉」,盛小五故意去和小七要好,時不時指桑駡槐。

小六好好地跳繩,會重重絆倒跌跤,小三過去扶時,小六胳膊上就會被狠狠擰一把;

小六好好走在塘邊,會「一不小心」跌進池子裡,好在池子不深,不過弄濕了半幅衣裙,外加著涼臥病六七日,小七倚在對門,笑得很嬌俏。

小六好好在亭中乘涼,草叢裡就會冒出一把彈弓,半濕的泥丸子打在身上也蠻疼,那是九堂弟的彈弓,九堂弟和盛小五是嫡親姐弟。

在這波因嫉妒而生髮的整小六運動中,原先對小六頗為和氣的盛小四,一度也曾不再理會小六,但畢竟沒有幹出格的事兒。

很明顯,其她幾位姊妹也是統戰過盛小四的,小四在閨學裡的座位就在小六身旁,有好幾次小五對小四使眼色,小四咬著嘴唇,看看小五,又看看小六,端著墨硯的手抬起又放下,最後輕輕歎了口氣,低下頭,自顧自對仗新作的詩。

盛小六為感激小四的一念之善,悄悄把那方紫雲石硯臺包好送過去,誰知第二日小包裹原封不動又被送了回來,一起包著送來的,還有一小瓶治瘀傷的膏藥。

人都會有貪嗔惡念,最終善念佔據上風,于人于己便是積福。

這位盛小四,後被聘給了三皇子為側妃,又過了幾年,三皇子那病病弱弱的正妃過世,便將已生育不少兒女的側妃盛小四給扶了正,從此兒女名分體面尊榮俱齊全,成就另一段佳話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