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《恰似故人歸》番外:紀云禾終于懷孕了,她的雙胞胎寶寶來報道了,長意當爸爸了

《恰似故人歸》番外:紀云禾終于懷孕了,她的雙胞胎寶寶來報道了,長意當爸爸了
2022/09/12
2022/09/12

「長意,你不怕別人看到了笑話你麼?堂堂鮫人世子,海底最漂亮最勇敢的未來王者,在妻子面前像個小孩子一樣。」

紀云禾剛剛吞下一條小魚,抹著嘴角看著長意。她如今已然是這海底的女王,捕食、生存,只怕連打架都要比長意更厲害許多了。

長意隨手又撈了一條小魚遞過來給她,她如今在海底雖是自由了,但到底還是不大熟悉,對于海底的小魚,她只認得一種——小魚。而長意卻知曉哪種更美味一些,哪種更助于她修為的精進。

「我們鮫人,以夫妻恩愛和睦為美。東海鮫人,越是疼愛妻子、越是懼內的,越會被人奉為楷模。這和岸上的人不同,他們唯恐別人知道自己和妻子的感情有多深,總是處處藏著掖著的,反而不利于夫妻感情的增進了。」

長意牽著紀云禾又繼續往前游,鮫人如此不遮掩的感情,讓長意生性純粹,也讓他有些不大理解岸上人類的感情。好在他與紀云禾回了海底,便無須再去忌憚著旁人的視線,只管做自己便好了。這讓他很自在,也很快樂。

紀云禾看著長意,嘴角不自覺便牽了起來。原來海底的生活如此純粹,人與人之間如此質樸,難怪長意的性子會如此惹人喜歡。

「長意,我現在才真正明白,你為什麼這麼喜歡海底。可是這麼漂亮的東海,你當初怎麼愿意放棄它,怎麼會為了我選擇留在岸上。」

她鉆進他懷里,摸著他的臉頰有些心疼。這條魚,怎麼總是這麼死心眼,總是這麼笨。還好,她不曾辜負了他。說完,紀云禾咯咯笑著轉個身又自己游走了,漂亮的魚尾劃著水,泛起的漣漪如同長意心底的一片漣漪,久未能平息。

但很快,長意又不自覺了皺起了眉頭。紀云禾的身形似乎略略有些變化,比原先豐腴了不少,尾巴的光澤似乎也愈發潤亮。這或許是她近日里修為精進的緣故,但或許也是她有了小魚寶的緣故。

「云禾,你最近有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同的?比如有沒有特別想吃什麼,或者特別不想吃什麼的?」父王未曾教導過長意妻子懷孕時會有什麼變化,他只能憑著自己曾經在岸上看過的話本子胡亂猜測。

紀云禾愣了愣,手里握著的一只小海螺已經被她撬出了小螺肉。她最近一段時間只管好生休養著,每日吃的東西也不挑,撈著什麼便吃什麼。晚上回去練功時也不大計較,只一心想著盡快適應這條大魚尾,好迎接她的小魚寶寶。

紀云禾隨手把小螺肉塞進長意嘴里,一雙漂亮的眉眼彎了起來:「吶,這個就不想吃。我喜歡漂亮的小貝殼還有小海螺,但是不喜歡吃它們的肉。不好吃,沒有小魚好吃。」

「可你以前是不挑的,是不是?」長意抓著重點,紀云禾從小便是極好養的性子,吃東西雖有偏好,但從不挑。喜歡了便多吃一些,不喜歡也不會刻意挑了出去。「云禾,你覺不覺得,你的尾巴比剛來的時候要漂亮了很多。現在一片片紅色的鱗片漂亮的如同紅寶石一般,比咱們海底的紅珊瑚更漂亮、更珍貴。身材...」

長意掃視紀云禾的身子,眼底一片溫柔。他日日摟著的女孩,變得豐腴了些,他又怎會不知?

「你的意思是,我們的小魚寶寶來了?」紀云禾有些不大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疑惑地低頭看一眼自己的身體。她最近沒太刻意關注自己,只以為這一切的變化均是因為才換了魚尾的不同。便是口味的不同,她也只以為是自己化身魚尾鮫人之后的變化。

紀云禾有些不可思議地摸摸自己的肚子,這里面有小魚寶寶了?而她的小魚寶寶,叫她變得愈發漂亮了?

長意有些興奮,像個孩子似的圍著紀云禾不停打著轉,一圈一圈,直把平靜的海底掀起一片漩渦。

「好了,長意,不要轉了,我都頭暈了。」紀云禾扶額,低頭輕笑著告饒。她的確是有些頭暈,但不只是被長意掀起的這陣漩渦所致,還有小魚寶的喜悅。他為她做了那麼多事,如今她也可以為他做一點事了。

長意孩子氣地繞過來攬著紀云禾的腰身帶著她往回游,他得帶她回去好好休養,順便也仔細替她瞧一瞧。

漂亮的海底,一片珠光藍,一片寶石紅。那是海底最燦爛最漂亮的顏色,也是這海底唯一最為恩愛甜蜜的一對小夫妻。較之過往的鮫王與王妃,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長意細細地替紀云禾診了脈,又探查了她體內的靈力。雖時日尚淺,但她腹部那股力量還是在微弱地回應著父親的召喚。而且他可以清晰感受到,紀云禾體內的小魚寶不只是一個。

長意又仔細探查著,眉頭不自覺便擰了起來。紀云禾有些擔心地看著他,生怕這個結果會令他失望。

「怎麼樣,長意?有沒有探到什麼?」紀云禾有些忐忑地看著長意,小手抓著自己的衣角,恨不得絞成一團。

長意收回靈力,剛想和紀云禾如實說,但又見她忐忑緊張的小模樣,心底不由起了一絲邪念。仿佛很久之前在話本子上看過,夫妻之間可以有些小小的樂趣,偶爾小小的誘哄不算是欺騙。況且,他只要不開口,便不算是說謊。

長意輕嘆了一聲,挨著紀云禾坐下,眉頭擰得緊緊的,握著她的手只差再掉幾滴眼淚了。

紀云禾騰地坐起身來看著長意:「沒有?你剛剛探查了,是沒有,是不是?所以我們的小魚寶還沒來,是嗎?」

長意的眉頭又擰得緊了些,輕搖頭仍舊只是嘆息著不肯開口。紀云禾有些急了,拉著長意的手按在自己腹部:「你是不是看錯了,又或者是它們還太小,你再仔細一些,再好好看一看。」

長意忍著的笑意壓不下去,眼底先暈開了一片欣喜。紀云禾瞬間明白,長意剛剛是在逗她。「長意,你學壞了,學會騙我了!」

「我可什麼都沒說,」長意拽著紀云禾的手將人重新攬入懷里,「云禾,我剛剛探到兩股靈力,它們在你的身體里在慢慢的生長。」

古裝劇的質量參差不齊,有的神似形似,有的卻連起碼的禮儀也不懂一生一世番外,辰時初遇,你可還記得我是誰嗎一下小時光后續,父子情深,他一直都是最愛他的兒子周生如故番外,月下談心,他終于吐露心事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