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重溫《知否》:看懂墨蘭的那128抬嫁妝,也就讀懂了盛紘的薄情

重溫《知否》:看懂墨蘭的那128抬嫁妝,也就讀懂了盛紘的薄情
2022/09/08
2022/09/08

你有沒有發現,如今這個社會,男方的彩禮越來越高了,女方的嫁妝越來越少了。

前兩天看到一個網友說,她覺得女方的嫁妝越少越好,這樣才顯得女方重要,男方看得起她,不然女方帶著豐厚的嫁妝進門,像是上趕著嫁給男方一樣。

其實,事實并非如此。

嫁妝是女人的底氣,不可以太少,當然也并不是越多越好,嫁妝再豐厚也該有個限度,不然會適得其反。

在古代,嫁人是女子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,嫁妝對于古代官宦富戶人家的小姐來說,可以說是十分重要的一項,有些鐘鳴鼎食的考究家族里,那些受重視的嫡女從牙牙學語始,長輩們便要一件件給攢嫁妝了,小到鍋碗瓢盆、金銀首飾,大到銀錢房屋、田莊鋪子,應有盡有。

有個成語叫作「十里紅妝」,形容女子出嫁時豐厚的嫁妝,裝嫁妝用的箱子是大紅色的,抬嫁妝的人走在路上,遠遠地望過去是一片紅色,不過「十里紅妝」里的「十里」多少有點夸張了。

林噙霜眼紅華蘭的128抬嫁妝,真不怪她見錢眼開。

華蘭是盛家的嫡長女,又是高嫁到忠勤伯爵府,盛紘給她準備了一份十分豐厚的嫁妝,王若弗又拿出了自己的嫁妝給華蘭添妝,所以華蘭出嫁時又風光又體面,嫁妝足足有128抬。

林噙霜眼紅的不得了,當天晚上就替墨蘭向盛紘討嫁妝,盛紘是個挺厚道的父親,不苛待庶女,而且墨蘭一向偽裝得非常好,在盛紘眼里墨蘭極其乖巧懂事,這麼好的姑娘,盛紘肯定不會委屈了她。

但是,林噙霜的「胃口」太大了,她所說的「豐厚的嫁妝」和盛紘理解的「豐厚的嫁妝」,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, 林噙霜想要和華蘭一樣的128抬嫁妝。

這盛紘怎麼會同意啊,墨蘭和華蘭能相提并論嗎,華蘭是嫡女,是長女,還是高嫁,更有王若弗的嫁妝在,別說墨蘭了,以后如蘭的嫁妝都很難比得上華蘭。

嫁妝是女子的自有財產,可以全權支配,王若弗想要拿自己的嫁妝給華蘭和如蘭添妝,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,盛紘不會管,也沒有資格管,林噙霜想讓盛紘拿王若弗的嫁妝給墨蘭添妝,實在是太不應該了,這已經觸及到盛紘的底線了,只有無能的男人才會惦記妻子的嫁妝,盛紘那麼好面子,絕對不可能干這種事情。

林噙霜果然是沒有見過世面的,這些嫁妝就讓她眼饞到不行了,其實,與盛老太太和海朝云相比,華蘭的128抬嫁妝顯得有點寒磣了。

每次說起嫁妝,盛老太太身邊的房媽媽總是萬分得意:

古人說的十里紅妝,便是把姑娘一輩子要用的銀錢衣裳都備齊了,什麼恭桶臉盆,便是那壽衣都是有的,老太太當年便是如此。

明蘭不解地問房媽媽,這麼多嫁妝,有這個必要嗎?

姑娘做了媳婦便要矮三寸,若嫁妝豐厚,便可挺直了腰桿,因為她的吃喝嚼用都是自家的,可不是仰仗夫家養活的。

嫁妝很有講究,不僅有厚和薄之分,還有繁和簡之分,一樣厚薄的嫁妝可以分為從繁從簡兩種情況。

繁的,就是除了陪嫁的丫鬟婆子管事和固產,大到床桌柜箱等家具,小到四季衣裳,甚至紅木金箍的馬桶和洗澡盆,夸張一點的搞不好連壽衣都備下了;像盛老太太和海氏,她們就擁有一整套從頭到腳極其嚴整規制的嫁妝。

簡的,就是用銀子補齊,有了銀子其他的一切都好說。

海朝云嫁給盛長柏的時候,嫁妝流水似的抬進盛家,明蘭看得目瞪口呆,大致估算了一下,別說養活一個海朝云了,便是連帶盛長柏再加上幾個妾室都能一起養活了。

墨蘭的128抬嫁妝,三分之一是虛抬,剩下的三分之二諷刺至極。

林噙霜最后還是如愿以償了,墨蘭出嫁那天,她的嫁妝也有128抬,只是林噙霜已經被趕到莊子里無法看到了。

墨蘭和梁晗私相授受,丟了盛家的顏面,而且墨蘭還是庶女,為什麼能和華蘭一樣有128抬嫁妝?

1.為了盛家和梁家的面子。

墨蘭和梁晗的事太不光彩了,事已至此,盛紘和梁家只能盡量挽回顏面,對外宣稱墨蘭和梁晗早有婚約,只是沒有往外透露罷了,這樣一來,盛家和梁家的面子多少會好看些。

雖然這樁親事結的心不甘情不愿,但終究盛家和梁家成了姻親,以后還要互幫互助,盛紘是個很會盤算的人,他當時已經升到四品官了,還想再進一步,梁家是伯爵府,有不少人脈資源能幫得上忙,盛紘得為自己打算打算,萬一哪天就派的上用場了。

盛紘給墨蘭的嫁妝,不是為了墨蘭的面子,而是沖著梁家去的。

2.三分之一是虛抬。

同樣都是128抬嫁妝,實際上卻相差不少,墨蘭的嫁妝遠遠沒有華蘭的那麼實在。

若是林姨娘在的話,只消仔細一查點,就曉得其中三分之一不過是虛抬。

墨蘭的嫁妝只是表面豐厚,其實水分很大,不過剩下的三分之二也已經不少了,別人家嫁庶女根本給不了這麼多的嫁妝,因為墨蘭是高嫁,盛家不能傷了梁家的面子。

墨蘭的128抬嫁妝是她的面子,親情才是里子,可墨蘭不懂這個道理,為了面子丟了里子。

她的嫁妝真的有夠諷刺的,林噙霜和墨蘭爭了一輩子,盤算了一輩子,最后得到了嫁妝,也嫁入了高門,卻賠上了所有,林噙霜一直盼著在墨蘭的婚禮上大出風頭,最后卻只能在莊子里做苦工。

寫在最后

常言道,知足常樂,林噙霜和墨蘭最大的毛病就是胃口太大了。

身為妾室,林噙霜霸占了盛紘全部的寵愛,還有田地鋪子傍身,她比一般的正頭太太過得都體面。

身為庶女,墨蘭的吃穿用度和如蘭不相上下,盛紘更是偏愛墨蘭,不寵愛如蘭。

但凡這兩個人知足一些,結局也不會那麼悲慘。


用戶評論